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ax3333.vip

堕落学园-欧美金发少妇20P、肉嫁高柳家の人々其の参「禁断の扉」

点完四十名女学生后,神林明盖上点名簿,表情诡异地看着大家。  「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堂课...在这两周的教学实习,你们让我学到了许多事情...」声音突然哽咽起来,说不下去了。只觉鼻子热热的。(笨、笨蛋!这时候怎可这样!)神林明双手紧按着讲桌的两端,十分腆地微笑着。他开始觉得视线有点湿润模糊。在初夏阳光的映照下,教室变得明亮。微风穿过窗子送进淡淡的花香,正在操场上体育课的女学生们的爽笑声,和音乐教室里的清澈歌声也不断传进教室来。  「虽然我还不是位正式老师,但我会珍惜在圣玛丽安娜学校实习的宝贵经验,以及与各位相聚的点点滴滴。希望明年春天,我即可以正式的新进教师身份,再和各位见面。 」坐在最前面座位的未玖首先鼓起掌,她是神林明的妹妹。接着,教室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。班长桩泉美眼镜下的大眼睛已经湿润了,掌声也比未玖大多了。  「讨厌!不要再说了!」鼻子已经酸溜溜的,但却仍故做镇定的后藤美由纪,强忍的泪水眼看就要夺眶而出了。窗边的冰野绫乃照着小镜子,鲜红的双唇露出恶作剧般的冷笑。而站在教室最后面,参观最后一堂课的导师吉冈圣美,和同为实习老师的千堂知香亦感动地大力鼓掌。  「今天不去实验室,所以我把实验器材带来了...好!请打开课本四十六页。」神林明把东西放到讲桌上,准备开始上课。就在此时。  「不~放开我!」教室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突然教室门被撞开了。  「乖一点!想活命的话,就把手举起来,向后转!」眼前竖立一位充满暴戾之气的疯狂男子。  「啊~」神林明、未玖、圣美、知香...在场的每一个人一时无法反应,只是目瞪口呆地怔怔望着这名男子和被他挟持的学校老职员。  「请放了我吧!求求您!」  「老家伙别吵!」一连串的恶梦即将展开...男人高举长摇晃着,将枪口瞄准老职员的头。砰~响亮的枪声撕裂凝滞的空气。噗~滋~老职员顿翻白眼,头壳凹陷开花。老花眼镜自他的鼻梁滑落下来,整个人立刻倒在血泊之中。老职员在地板上挣扎了几下,然后就一动也不动了。四周陷入一片静寂,时间和空气全在一瞬间冻结了...  「哇~呜~」一名女学生开始放声大哭,教室里的尖叫声此起彼落。  「安静!」砰!枪声再度响起,教室又是一阵死寂。  「我今天早上才从监狱逃出来,你们现在全是我的人质。想活命,就听我的指示!」男人将枪用腋下抵着,枪口对准学生们。四周烟雾迷漫,气氛甚是恐怖。  「喂!你们的导师是谁?」神林明的喉头被枪抵着,男人像蛇一般地死瞪着他。  「我、我...」  「等一下!」角落里响起声音,圣美勇敢地走了出来。  「他是实习老师,我才是导师。」  「喔~圣玛丽安娜学校的老师长得真不赖嘛!」充满邪毒的眼神在这名戴着眼镜的单身女老师身上上下游移。  「我听你的,我当你的人质,可是请把所有学生放了!」圣美虽然全身颤抖,但仍语气坚定地对男人说。可是男人只是微微扯动薄情的双唇冷笑一下。  「我是杀了六个人的死刑犯,你把我当傻瓜呀!人质愈多对我愈有利,嘿嘿...尤其是拥有全国名校的学生当人质。谁都别想走出去!」枪管倏地插入圣美的衬衫内,抵住丰满柔软的双峰。  「啊!」圣美害羞到连脖子也红了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  「喂,你!实习生!」枪口又转向抵住神林明。  「叫什么?」  「我...神林...神林明!」  「阿明吗?好!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的干弟弟。哈哈~我姓灰田。这教室里所有可爱女生的性命全看你的表现罗,知道吗?」枪口抚摸着阿明苍白的脸颊,灰田命令所有学生用桌子和椅子抵住教室的门。SCENE-2 / 认命的凄美殉教着/ 6.13.14:35所有学生像可怜的小羊一般蜷缩在教室的角落发抖着。枪口仍抵在阿明的眉间。灰田要求阿明点出此教室内的最高负责人。  「小老弟,你想脑汁迸出的滋味吗?别像傻瓜一样不说话,真的想让我敲敲看吗?」阿明紧咬牙根。(会死吗?)就在这时,圣美对阿明使了眼色。那眼神宛如殉教者般的既神圣又凄凉。--神林老师,请指名我吧!阿明似幻觉般地听见圣美的声音。他觉得胸口紧绷得发痛,呻吟般地指着圣美。  「是吉冈老师!」灰田低声冷笑着,满足地将枪从阿明的眉间移开。  「嗯...原来如此!那...戴眼镜的老师,为了证明你是服从我的,请现在表演脱衣舞吧!」枪口不断搓着圣美的左胸。  「哥哥是懦夫!竟然不敢反抗那家伙,差劲!」这骂声使得灰田那宛如爬虫般的脸庞立即转了过来。  「呜呼~好可爱的小姑娘!你是阿明的妹妹吗?」男子动动下巴,示意要她过来。  「嘿...好有正义感的小妹妹!你想代替老师表演脱衣舞吗?在哥哥的面前宽衣解带?」  「住手、请住手!不要为难学生!我脱就是了!」圣美赶紧站到灰田和未玖的中间,指尖扣在自己衬衫的钮扣上。可是满心的恐怖和羞愧,令圣美发抖得解不开扣子。  「嗯...要阿明帮忙吗?」  「不用!」圣美像个殉教者般地拉开扣子。  「喔喔喔~圣玛丽安娜的老师竟穿着如此诱人的内衣!」多么鄙夷的嘲讽声。圣美羞惭得满脸通红,双唇紧闭。她的身上穿了件淡紫色如蝉翼般的胸衣。紧束的胸罩托出深邃的乳沟, 丽而滋润。本来今晚预定要为阿明和知香送别的。圣美今年二十九岁。她本期待在送别酒会酒酣耳热之后,会有出人意外的事发生。和纯真无邪的知香相比,她能与之抗衡的就是成熟诱人的女人味了。(啊...没想到竟然会在此就被悔辱了...)圣美不敢看阿明和学生的脸。  「接着脱裙子!」圣美喘着气地把裙子脱至脚底。  「好淫荡的老师,全身上下穿得如此诱人。」灰田嘲讽不止。圣美不自觉地紧合上双腿,但透明内裤却更清楚地把臀形衬托出来。  「好耶、好耶!这么美丽的臀部,真想让人摸一摸!」  「不要、不要!饶了我吧!够了吧!」圣美再也受不了地蹲下来。  「喂、阿明!日本的脱衣舞表演有着内衣的吗?」  「...」阿明痛苦地望着惭愧得抬不起头的圣美。(吉冈老师!)阿明心里想帮她,但视线却被圣美白皙的大腿吸引住。透过蝉翼般的薄纱内裤,午后亮丽的阳光正在圣美的下部。粉红般的鲜嫩私处若隐若现。  「阿明,你没看过脱衣舞表演吗?」  「是、是的!对不起...」  「可是你对这样的表演就满足了吗?」灰田把枪对着阿明。  「请放了她吧!求求你,灰田先生!」灰田的脸抽动一下,锐利的眼神似要穿透人心。阿明的背已被冷汗浸湿。  「去你的!阿明,你是不是对这位戴眼镜老师有意思?」窥探的视线狡猾地直瞪着阿明。  「好了!别再装了!老实地回答,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兴奋?看到戴眼镜老师的诱人打扮,你是不是快按捺不住了?」  「这...」阿明明显脸红了。若是只有他和灰田两个人,他会照实承认;可是现在班上四十名学生都在场,更何况还包括了圣美和知香。再说,若是他回答是的话,那么大家都会把他和灰田看做是同类的逞欲禽兽。  「说不出口吗?好,没办法了!本来若是你回答是,我就饶了这位老师,现在只好让她来代你受罚。」灰田用枪敲敲圣美的肩膀。  「来、老师!再脱吧!把你美丽的躯体赤裸裸地展现吧!」  「啊...求求你!饶了我吧!」圣美跪着求饶。  「只要你肯脱,你的学生就没事!」竟然利用老师保护学生的心理!冷不防地,灰田用枪从后刺了圣美的屁股一下。  「呜~好!我脱...我脱就是了!」全身颤抖的圣美泪流满面。每个人心中皆充满伤悲。完全袒露的玉乳形状完美且坚挺。白皙透明的腹肌散发着浓浓的成熟女人味。  「来,躺在那里,表演自慰!」灰田用枪口使劲撑开圣美紧闭的鼠蹊部。  「啊~不要!」圣美被如此羞辱,再也忍不住大叫出声。  「莫非你还故做清高,不屑做?」灰田用枪口在圣美的紧闭大腿间扭转了一会,之后拔了出来。  「哼!多浪荡的老师!你们看枪管上缠附的是什么东西!是她身体流出的汁液!」灰田把湿湿的枪口在圣美的脸上抹拭着。  「这是成熟的汁液,尽管你多讨厌自慰,也要在学生面前表演。」圣美低着头,似乎只能认命了。  「我做!」SCENE-3 / 裸露在学生面前的自慰花/ 6.13.15:00圣美闭着眼睛躺在教室冰冷的地板上,因为她不想看见灰田凶恶的脸,加上极度的恐惧和羞辱而使得指头颤动。  「呜...嗯...」圣美凄绝的喘息声划破黯沉。  「过份!」  「老师...真可怜!」谁都不忍心正视这一切。学生们只是低着头轻轻啜泣起来。圣美一边揉着圆润的乳房,一边在下腹部磨擦着。紧闭的大腿时而痉挛,使得圣美不禁叫出声来。  「啊...呜...」悲愤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溢流出来。学生们的哭声也更大了。  「你们这些猪奴!」怒吼声似要震破天花板。  「啊~」灰田用枪托敲破圣美的脚拇指。  「你这样能满足谁!阿明,过来!你内心其实兴奋不已吧?」  「啊!呜...」圣美不禁一颤,她知道凶残的灰田在想什么。  「我教你!你看!老师,把脚张开!」面对枪口,圣美连哭的时间也没有,为了不再受更多苦,只好服从地张开脚。  「再大一点!什么都没看见!」枪身抵扯着圣美的膝盖,圣美犹如被蹂躏的小动物般,屈服地把脚张到最大。  「嘿...好浓的毛!老师,用手指拨开你的毛!」圣美害羞地照着灰田的话做。  「再开点!想挨子弹吗?」枪口深入她的下半身。  「啊~」圣美不禁悲呜起来,竟然让学生看见这丑态。  「够了!求求你!」  「你们看!枪口上是什么呀?阿明!」阿明注意到自己竟然紧盯着圣美的私处,不禁感到既羞耻又狼狈。    「可爱的小老弟,我把特别座留给你。」灰田歪着嘴命令阿明。  「对不起!吉冈老师!」阿明羞赧得连脖子都红了。  「没关系!为了学生,只好这么做了,不要违逆那逃犯的命令。」圣美对阿明苦笑一下。  「哼,荡老师!好好表演,否则吃子弹!」枪口又伸入圣美的私处。  「啊!」  「好了,别客气了!你不是早就兴奋极了吗?」阿明只好将手伸向圣美。  「再认真点!」  「啊~拜托...为了救学生们!」阿明不断地用手搓揉着。  「很棒的哭声!从没过这么棒的滋味吧?再进去一点!」灰田又喝令着。阿明心中满是恐惧。  「哼!还故做清纯!阿明,好好享受知道吗?哈哈哈!」阿明觉得无比羞耻。  「好,就是这样,用手指不断来回搓动。」灰田接着把枪指向缩在教室一角的学生们。  「你们排成一队,全给我站到前面来看老师的精采表演,而且每个人都要在十秒内向老师提出问题,否则就去见阎罗王吧!如果是老师答不出来,也得死!」学生个个满是恐惧地看着圣美和阿明。  「老师...请问失身时会很痛吗?」首先提出问题的是阿明的妹妹--未玖。  「会,不过也因人而异,我是很痛!」圣美面对未玖,更不能原谅自己此时羞辱的动作。  「在那之后,用可乐冲洗,真的就不会怀孕了吗?」  「听说放颗梅子,就可杀死精子不会怀孕了?」  「常自慰,那里真的会变黑吗?」回答学生一个接着一个的间题,只令圣美觉得欲火焚身。她的意识开始模糊,理性也荡然无存。  「老师...我的问题很基本,就是怎么做爱?」已有二十个人提出问题了,后藤由美纪实在挤不出别的问题。尽管平常的她总是语气跋扈,现在的口吻却充满同情。  「好耶!这是个好问题,马上回答你!」灰田扯着美由纪的头将她拉开,枪口向阿明的额间。  「为了满足学生的要求,阿明,你就和眼镜老师做给学生看!」阿明脸色一片苍白。  「难道这种老女人引不起你的兴趣?」冷酷的蛇眼盯着阿明的大腿间瞧。真难为情!阿明的裤子里隐约可见有东西耸立着。  「啊!哥~不要!」未玖猛摇着头,并以双手掩面啜泣。SCENE-4 / 性交课/ 6.13.15:05「可爱的妹妹哭了!嘿...阿明也会伤心呢!」眯着眼的灰田走向未玖身旁,阿明有种不祥的预感。(未玖会成为灰田的囊中之物!)若不转移灰田的兴趣,未玖就危险了。  「灰田先生!」阿明赶紧叫住灰田。  「让我先您一步,享受吉冈老师美丽的身体吧!」阿明充满愧疚地移动着圣美。  「啊~神林老师!」圣美不禁出声。灰田只是不屑的一瞥。  「嘿...小女生!你哥哥像不像一只饿犬啊?」未玖眼看阿明就要脱下裤子,赶紧向前制止。  「不要!哥!如果你做出如此的兽行,不如让我死了算了!」  「呜呼~多友爱的兄妹啊!的确是血浓于水,我灰田重义大受感动!」灰田歪着嘴,满足地离开未玖身旁。  「阿明,为了你可爱的妹妹,住手吧!」  「咦?是、是!」阿明感到如释重负。(太好了!这种男人也是会念及兄弟姊妹之情的!)其实阿明和未玖根本无血绿关系,只因他们的单亲父母结婚而成为兄妹。这件事除了阿明、未玖和导师圣美外,无其他人知道。然而灰田并非如阿明所想的那种良心未泯之人。  「嗯...没有前戏的做爱的确像野兽般的行为,要充份取悦女生让她兴奋,这才是人道。阿明,你妹妹说的没错!」枪喀地一声,那对蛇眼又...  「老弟,知道了吗?好好和这位老师表演一场前戏吧!让你可爱的妹妹及所有学生们看一看,顺便教教她们!」枪口再度抵在明的眉间。没救了!若还想活命的话,惟有抛弃理性了。在枪口的恐吓下,阿明将手伸向圣美的裸体。灰田在一旁操纵着,仿佛一座无情的凌辱机器。阿明用舌头舔着圣美的耳朵,并不断揉着圣美成熟丰满的乳房。  「啊...神林老师,不要顾忌,现在最重要的是别惹那男人生气,保护学生的安全是第一要务。」圣美喘息地说着。阿明内心感到非常羞耻,但看到圣美如此为学生牺牲,只觉胸口热情澎湃。(我只是灰田所操纵的傀儡,而吉冈老师却是为学生牺牲奉献!)在这一刻,阿明打从心底敬爱这位殉道者般的老师。阿明再也无视于学生和灰田的存在,内心发出男性的爱慕之吼,他只想和躺在那儿的圣美合而为一。于是他将头钻进圣美流着汗的双乳间,用心地舔着变硬的乳头。  「啊...演戏对那凶恶的男人是没用的,所以只好来真的。」阿明对圣美的笨拙爱抚,已感受不到顾虑了。  「我也是真的...」圣美伸手握住阿明的下体。在一瞬间,空气仿佛窒息了。少女们眼中充满惊愕、厌恶、好奇。  「很棒是不是?原来眼镜老师也按耐不住了,待会有好戏看了。这就是全国名校圣玛利安娜的校风啊!」他不断挑拨、嘲讽。一定有更屈辱的,聪明的圣美如此确信。  「神林老师...够了...」圣美抓住阿明的肉棒爱抚着。  「啊...哥~」未玖再度呜咽起来。圣美整个脸胀红,眼睛紧闭着。不久,她将它放入口中吸吮着。  「呜~」热情又温柔地。  「拜托!神林老师,让这一切快结束吧!」圣美只觉口腔内一片湿热。  「阿明,你可别输女生啊!」  「啊...老师~」只见圣美那儿早已湿润,像一朵盛开的花。阿明开始钻入花丛之中,他的唇令圣美狂乱起来。让未玖取笑也好,被学生轻视也好,阿明此刻只想和圣美合为一体。教室内尽是俩的呻吟声。圣美的花洞中流出汁液,她痛苦地摇晃着喘息着。阿明的钢棒又抬头挺胸了,并流出白浊的液体, 在圣美的脸颊上。圣美双眸出现前所未有的恍惚。SCENE-5 / 发狂的肉宴、爱的葛/ 6.13.15:30  「怎么了?阿明,你才二十一、二岁,这样就好了呀?还是对老女人没兴趣?」灰田并不因此作罢,他似乎又有新的凌辱点子。  「好了、好了!上完课后要​​马上复习,你们谁先来?」枪口再度指向学生。阿明感觉到灰田眼中无比的疯狂。学生全都害怕得低着头。随着灰田的脚步声左右移动着,女学生们更是全身颤抖。突然,枪口指向一名女学生。  「阿明的妹妹,叫什么名字?」枪口压在未玖稚嫩的胸口上。  「未玖...神林未玖...」声音颤抖着,未玖仍低着头。  「未玖,想不想和哥哥亲热一下?」未玖眼眶内满是泪水,既憎恶又恐怖地瞪着灰田。灰田感到非常有趣,直盯着未玖苍白的脸。  「住手!不要伤害学生!我再做一次。神林老师,请你动作再大一些!」看见纯洁的学生即将受到伤害,圣美不禁大叫制止,也不管灰田答不答应,再度吸吻着阿明的肉棒。  「干嘛?荡老师,难道你想一个霸占阿明的那话儿!」灰田口气中充满嘲笑。但意外地,灰田离开了未玖,再回来监视圣美和阿明。至于阿明,与其说是配合,其实内心是充满喜悦地,他渴望能再舔舔圣美的那儿。  「其实你们早就情投意合了吧?」对于圣美忘情地呻吟和阿明的快速兴奋,灰田嘲笑着。但在意这句话的不是圣美和阿明,而是未玖,还有和阿明同为实习老师的千堂知香。  「好了!快~快进来吧!」圣美躺在教室地板上召唤道。  「等一下!这样的话,学生就看不到精彩的一幕。奴狗就该像畜牲一样,以狗交尾的姿势来做!」灰田要学生排成一列。  「好,仔细看老师的表演,一定很有趣!」学生们不出声,只是羞愧痛苦地​​咬着唇。  「啊...老师已和灰田先生约束过,他绝不可对你们做出任何怪事,大家要多忍耐,不要顾虑我,照他的吩附就是了。」圣美趴爬在地上,翘起臀部。  「神林老师也请你多忍耐,来吧!」阿明对准圣美赤裸的花心,将笔直的钢棒插了进去。在四十名学生的注视下,阿明与圣美结合成一体。  「啊~呜~」阿明紧抓着圣美丰嫩的光臀,腰际用力地前后摆汤。  「啊~」圣美像只淋湿的小老鼠般叫着。两个人已经浑然忘我。  「老师原来可以张么大!」躲在学生后面的知香,胀红着脸,不自觉地摩擦着双腿间,这样的动作当然逃不过灰田阴险的眼。穿着无袖洋装的知香被灰田点名,只见她牙齿颤抖,频哀嚎着说不行。整个人就像要昏倒般。  「喂、喂,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你在期待什么?」灰田枪口朝下,似在取笑知香的下腹部。  「老师就是老师,为了学生,这么听我的话。」  「啊~我不行...那种事~」咚!知香的肩膀被猛敲了一记,她可是从来都不曾被打过的娇娇女。对于灰田的凶暴,她只能黯然地蹲下来。  「千堂老师,你不要违背他,听他的话,过来摸我们两个。」知香因被枪身打得痛哭不止,她害怕地伸出手来。  「阿明,你的腰怎么了?」灰田怒骂道。  「你再不认真一点的话,我可有别的念头喔!」(未玖!莫非要我对未玖!?)成为灰田凌辱机器的阿明一定要避免这样的事发生。  「对不起!我再做就是了!」阿明赶紧再摆动他的腰。  「啊~呜~好痛!啊~我不行了!」圣美狂乱地摇晃着头。流汗的臀部和阿明的腹部正发出如喝采般的拍响声。知香慢慢伸出纤细的手指。她简直不敢相信,她摸到的是热烫的臀肉和硬挺的男人下体。  「啊~」知香的双眉紧蹙。她不想看到这样的阿明,她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摸他的它。她觉得整个人晕眩起来。当她要触摸两人的接合处时,突然呕吐起来。  「叫你摸他们的密合处,听到没!?」知香内心感到十分羞辱。知香一手抓着比自己更丰满的圣美。  「啊~呜~」在圣美的哀嚎声中,知香怯怯的伸手紧握阿明的钢柱。(啊!阿明~竟然如此硬挺~)结束了!结为一体的俩人痉挛不已。知香从指间体会到他俩结合的喜悦,但心里却是充满哀凄。  「哼!你未免也得太快了吧!」灰田嘲讽着。教室沦为发狂欲的酷刑场。第二章肉刻SCENE-6 / 受尽凌辱的丰满玉乳/ 6.13.15:30事件发生后约一小时。S县警车包围住校园。电视台的采访车也来了,并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群众。  「灰田重义!我是S县警官德川!」可能是不想刺激灰田,扩音器传来的声音是相当沉着冷静的。  「告诉我们你的要求,还有我们想知道里面的状况。我们要确认老师和所有的学生是否安全?」被困住的众人以为即将得救,内心充满希望。  「哼!正玩到好玩时,干嘛来找喳!」灰田的神情一点也没有紧张或害怕。  「阿明,去窗口看一下外面的情况。哼!谁想逃,我就射谁!」灰田拿了张椅子到窗边,悠然地坐下来。阿明来不及擦去身上的东西,直接穿上裤子和上衣走到窗口。教室在三楼,跳下去嫌高了些。阿明当然也不会丢下学生,自己逃走。  「警车、刑警侦防车、救护车、采访车各有几台?」灰田似乎对警方的布署了若指掌,连不易被察觉的伪装警车他也知道。  「你?你不是灰田,到底是谁?」扩音器传来德川的声音。  「好,阿明,打开窗子报出你的身份,你代我向他们交涉。」阿明打开窗子,传答灰田的条件。灰田有两个要求。第一项,请警察拿水和食物。第二项,释放服狱中的黑岩正人,并带到这里。德川立刻答应第一个要求,但第二点则需跟相关单位商议。  「在未确认人质是否安全之前,我们不可能释放犯人,我们要先确认人质的安全!」人命安全是最高的指导原则,德川不想有任何闪失。但是灰田却想利用此弱点。  「不放人就不让你知道人质是否安全!」灰田眯着蛇眼打量学生。可怜的孩子们!  「谁是班长?」一个女孩怯怯地举起手来。  「嗯...你叫什么名字?」  「椿~桩泉美!」  「站起来!」泉美笔直地站起身来。  「原来是个发育良好优等生,我最喜欢你这一型的,你可以博得世人的同情,说不定就会让德川放了黑岩。过去和阿明一起站在窗边。」泉美不知灰田要做什么,只好低着头走过去,但双眸却闪过一道喜悦的光芒。(我站在窗口,爸妈看了就会安心~)于是泉美挺着胸膛走去。  「啊~你是椿泉美吗?」扩音器传来德川的声音,旁边站的像是学校的人。  「大家都没事吧?」  「没事!非常好!」背后传来灰田的吼骂声。  「大家都很好!你,你想玩拉锯战,老子就陪你们玩,让你们瞧瞧我的厉害!」突然,灰田从泉美背后重重一击。  「阿明,剥开她的上衣!让大家看看她发育的有多好!」泉美恐惧不已。  「老师!不要!人这么多~连电视台的人也来了~」阿明轻叹一声。  「泉美,若不听他的话,会很凄惨的。想想我和吉冈老师所受的每辱,你只不过露两点而已,好吧?」说出这样的话,阿明实在觉得相当的无奈。  「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?快点在窗前揉她的双乳,否则让你们两个鲜血喷头!」喀!背后传来猎枪上膛的声音。  「泉美...」阿明从背后抱住泉美。  「老师给你当盾牌。」阿明的手停在泉美胸前,两行热泪扑簌地滴在手上。  「呜~我不过是当个班长而已~」阿明解开泉美前胸的扣子。  「那对师生在做什么?」  「住手!」窗外一片哗然。  「你们不肯放黑岩,所以害我这样~求求你们!」当白色胸衣被卸下时,泉美全身颤抖,开始啜泣。  「好,就这样!阿明,别心软,揉她,拉她的乳头!」  「灰田,住手!别再做傻事!」德川大叫。  「对不起!泉美,请忍耐!」泉美整个脖子都哭红了。阿明的手轻轻碰触泉美尖挺的乳头。  「外面的人正享受着呢!」灰田命令一名学生打开电视。SCENE-7 / 不道德的实况转播/ 6.13.15:55所有电视台都暂停原订节目,以SNG实况转播挟质事件。  「再重复一次,现在观众所看到在窗边蹂躏女学生者不是逃犯灰田,而是圣玛丽安娜的实习老师--被卷入此事件中的K大学生。警察似乎无法制止灰田的恶行。富士电视台在此为各位实况立即转播...」  「真是无能!让单纯的女学生受此屈辱,真是令人不悦!」灰田冷冷地看着画面。  「阿明,把裤子脱了!让你的弟弟呈现在萤幕上,从后抱住她的双脚!」听到警车来时的那份兴奋之情,此时已消失无踪。(灰田要将教室内的真实情况公开!)明已有必死的觉悟,他摇着灰田的身体。  「灰田先生,请饶了学生吧!随便你要对我怎么都行,我的命交给你,任你宰割。所以请你放了泉美吧!」  「喔、阿明,现在电视正在转播,这么快就想牺牲,你想出名吗?」灰田毫无表情地拿起枪。  「啊、哥~」  「老师~」  「神林老师~」未玖、圣美、学生们全悲痛地扭曲着脸。枪口只动了一下。食指要无情的扳动了。  「等一下!」同时有两个女生近乎悲呜地叫着。是千堂知香和椿泉美。  「我愿意代替泉美。和明~不,和神林老师一起听从灰田先生的命令。」知香以成熟的双眸盯着灰田。  「你暗恋阿明吧?那,椿泉美,你觉得怎样?」  「好、我做。不要杀老师!若老师死了,大家仍然被迫脱衣服...啊、那什么都完了!」突然,泉美手捂着眼镜哭起来。  「教至内似乎有新的状况。被羞辱的生捂着脸哭了...啊、这是...」画面因摄影师的手不隐定而晃动着。  「卡掉,画面切掉!」  「可以吗?就到此为止?」  「笨蛋!继续!」  「是,继续现场播出!」画面开始像晕船般的晃动,接着出现动人心魄的画面。明夹着泉美的双脚,画面上呈现的是她的私处。而且泉美的下体,正滴着鲜红的血。  「这到底是伤害行为或是暴行?」  「窗口好像掉下一片卫生棉。莫非这女学生正是生理期间?」  「但是、现场记者看到,画面上实习老师的指头正在动,也就是说他用手伸进女学生的私处!」  「不能确定是否因指头动作而导致处女膜破裂。女学生虽然在哭,但她似乎是任凭老师摆布。啊、他们在亲吻!」  「是亲吻没错!这也是灰田强迫的吗?」  「无法判断!依我看是女学生自动献吻的。」  「又有新情报。根据别班同学的证实,这个女学生是在生理期间的可信度很高。」  「棚内主播,由东京送来的高倍望远摄影机已到了。不久就可清楚看到K先生的手指动作了。」画面上是充血的私处。  「啊、进去了.多低级!」明的中指全部伸进去了。  「过份!警察在干嘛?」伪善的评论家边低喘着气,边激昂地敲着桌子。  「灰田、别再乱来了!快停止愚蠢的行为吧!」德川由警车内借扩音器发出怒吼。恐怕总部正以无线电话在责骂他办事不力吧!起初冷静的德川,此时也显得愤怒、焦噪、苦恼。  「笨警察,看到女高中生充血私处很兴奋吗?我让你看个够!」教室电视画面里出现的是德川因生气而胀红的脸,灰田命令明用手指戳破泉美的处女膜,并来回搔动。  「阿明,一直动,让他们早点放了黑岩,也让德川那笨蛋难过的哭!」泉美看见窗口的那伙人,全盯着自己被指奸而流血的私处,心中满是绝望。(爸妈也看到了吧...明天我哪还有脸活下去!?)可是不止我这样。只要一个判断错误,灰田的枪就会把明的身体打得像蜂窝。  「警察,你们在干什么?快把黑岩放了,就是不快做决定,啊,才让我这么痛苦...」少女悲痛的哭声让德川自责地呻吟。  「我知道,我会尽快和政府商量...不,已跟首相连络了,现在就等答案。我们马上再连络看看。」德川指示身边的刑警们。  「哼、德川这笨蛋!知道全国观众在责备警察,就把责任推给首相。」狠毒的灰田在警察未回答前,命令明一直以手指来回搔弄充血的处女膜。十分钟过后,警察的行动显得有点慌张。  「笨蛋,不会强行进攻吗?」看着电视画面的灰田,慌张地站起来。  「警察这么做,大家都死!」枪口对着学生,充满杀气。  「啊、灰田先生!」再度恢复冷静的德川从警车中走出来。  「紧急内阁会议的结果,决定破例释放黑岩正人!」灰田露出胜利的微笑,将枪口朝下,咚地坐回椅子上。扩音器继续传来德川的声音。  「但是有个条件--交换人质。把学生和老师全放了,我和法务大臣会当你的人质,我们会和黑岩一起上去,怎么样?」  「别做白日梦!来个中年欧吉桑和胖子有哈用!泉美、跟他说NO、NO!」泉美忍着痛,哭叫地传达灰田的话。  「好、不全放,那也放几个人质吧。不答应这条件就不放黑岩,这是内阁会议的让步极限。」  「刚才说是首相,现在又把责任推到内阁会议,不只首相烂,全国的人都在推卸责任。知道吗?警察和政府都无法保证大家的安全,哼,这个国家永远是这么无能! 」是的,现今能救教室所有人的是这位持着猎枪,无血无肉的凶狠逃狱犯。  「灰田,你么回答?」焦急的德川再度喊话。  「只放一人!」泉美再度痛苦地为灰田传话。  「知道了!因手续问题及移送时间,黑岩明天才会到。在这之前你要确保人质安全,尤其不可再侮辱这些学生。」  「哼,那就看你们的态度如何了!」灰田对窗外喊着,总算把泉美和明叫进教室里。SCENE-8 / 失禁鞭打的屈服耻液/ 6.13.16:30铃铃~铃铃~灰田被这电子铃声吓得举起枪来。  「什么东西!?」他慌张地以枪口对准声音的来源。  「啊、是我的行动电话!」在紧张的冻结气氛中,传来冰野绫乃不疾不徐的声音。  「行动电话?才小女生就带着这么伟大的东西?」总算有令逃狱的死刑犯灰田害怕的东西。  「好、你接!」灰田持着枪走近绫乃。  「喂、喂,是你吗?在看电视?现在发生大事了!我们被一个逃犯叔叔押解在教室里当人质...」绫乃撒娇地说着电话时,灰田突然抢走电话。  「你这浑蛋!你的女朋友就要跟我做爱了。回家去看转播吧!」灰田怒吼着,不知要按那个纽,只好扔还给绫乃。  「切掉!」  「是、是!」绫乃按了OFF键。  「你想用那个和外面交涉吗?不准用!」  「是、是!」  「打电话给一一0,叫他们若有什么事打这支电话!」绫乃赶快拨电话。灰田似乎对绫乃的电话很感兴趣,但为了控制局面,他又以凶残的表情看着大家。  「喂、那边的丫头!就是你,绑马尾的,过来!」枪口指的是后藤美由纪。  「做什么?」美由纪仍像平常一样桀傲不羁,一点也不畏缩地走到灰田面前。  「刚刚是不是你在笑?」  「我笑你连行动电话也不会用!」美由纪故意以鼻子轻蔑地笑着。  「原来女校也会有像你这种不良少女!」  「像你一样坏啊!」  「嗯,很理直气壮嘛!但是在极恶的世界中,也有敬老尊贤的规矩的哦!」灰田整个人跳了起来。  「啊~」像打雷般。  「嗯~」只见一只脚很快地踢出去。正中美由纪的脸颊。没有哀嚎。美由纪只是像稻草人一样倒了下去。那一踢的确会令人痛到昏厥。美由纪嘴角泛起微笑,眼睛往里翻,一动也不动的躺着。  「阿明、把这丫头绑起来!」灰田手指着讲桌上的实验用橡胶管。明没有选择余地,只好心情凝重地服从命令。抱起软趴趴的美由纪身体,明觉得好像在处理自己学生的体般,心中顿生恐惧。(警察到底在干嘛?若还得等到明天,真的会闹出人命!)他照着灰田的指示,脱下美由纪的裙子,双手双脚绑在椅子的四角。  「还在昏睡?阿明、用你的皮带把她打醒!」明拔起裤子的腰带,对着她的臀部打下去。  「你没吃饭呀?用力!」枪口抵着明的太阳穴。明知道美由纪并非是不良少女。听说她很聪明,当初联考的入学成绩是全校前十名。圣美说,她因父亲外遇和母亲离婚后,才变这样。(后藤!原谅我!)明用力对着美由纪白嫩的臀部挥打下去。  「啊~」虚脱的美由纪因皮带的一击而痛醒。  「哈哈、像狗一样跳起来了!」灰田冷笑着,命令明再用力打。  「后藤,真的很抱歉,我不想这样的!」啪啪啪!  「怎样、笨蛋,觉得这样很好玩吗?」美由纪咬牙切齿地,以反抗的眼神看着灰田。  「阿明、再用力些!」啪啪!屁股泛起好几条鞭痕。  「哼!你很享受嘛!」美由纪又以憎恶的眼神瞪着灰田。但她已受不了这疼痛,露出的臀部不禁在这凶狠男人面前左右摆动着。  「的确是倔强的丫头。好、别打了!」灰田制止明,眼睛直盯着美由纪的臀部瞧。他把枪口对着美由纪的臀部。  「进去!」此时,美由纪的内裤已湿了一大半。SCENE-9 / 欲火焚身的媚肉/ 6.13.16:40  「你这倔女,这不是失禁的尿液,是很棒的变态汁液!」灰田又以嗜虐的眼光看着明。  「阿明、你确认一下!撕掉她的内裤,看流出来的到底是什么?」明在枪的恐吓下,只好听话地剥下美由纪的内裤。  「别客气,随便你闻,你看!」美由纪挑拨似地将臀部突向明的眼前。屁股肉满是伤痕,但屁股沟无伤。臀沟中央竟有着整齐的菊纹。嘴巴虽硬,但由其臀沟不断地收缩可以感觉到,其实内心是充满着少女的羞辱,真是可怜。再往里看,像是无垢的花朵般。(嗯、湿湿的...」  「怎么样、阿明?」  「是、是...的确是尿尿了!」只见美由纪顿时脸红。灰田马上像发疯般的大笑。  「哈哈、阿明!可见得你还不太了解女人。舔舔看,到底是什么滋味!」  「不要了、再一碰又要尿尿了!」  「喔、是吗?既然膀胱那么无力的话,阿明,在她的屁股下放个水桶吧!」真的行吗?明很担心美由纪。(在众人面前尿尿?)从教室后面拿来水桶,明让美由纪坐在上面。拼命地摇动臀部,四周空气凝滞。  「啊、出来了!终于在公众面前撒尿了!」突然美由纪如释重负。  「你说这是不是爱的汁液?难道你一点也不兴奋?」  「你说什么?变态男人!」美由纪对着灰田吐了口口水。  「阿明~」灰田拭去口水,命令明。  「去拿讲桌旁的橡皮圈,用酒精灯点火烧这丫头的私毛!」灰田又用枪指着明。  「快住手!这样一来,美由纪最重要的女人部份,就一辈子不能用了...」圣美大叫!  「别吵!你也想被烧吗?」灰田的一喝,让圣美不敢再开口。  「去、阿明!」枪身喀喀作响,让明不敢说半句话。  「后藤,快认错吧!快跟灰田先生道歉!承认那是爱的汁液啊!」美由纪颤抖着臀部,小声地对明说:「老师、来吧!只要不是由那家伙动手,我都可以忍耐。只要烧一点点毛就好了!」不是这样的。美由纪似乎不了解灰田的为人,若没烧焦他绝不会罢休。  「阿明!」灰田再度催促,明只好点火,移进美由纪的大腿间。  「再近一点!火要对准她的私处,稍有偏离你就吃子弹!」明没办法,只能遵从命令。轰地一声,美由纪的下体着火了。  「啊、住手、不要!」四肢被绑在椅上的美由纪哀嚎、翻滚着。只闻一股焦味,毛全烧光了。  「还不准拿开,让它烧成猪排!」开始有股生肉烧焦的味道。  「哇、好烫!住手、你这笨蛋!」叫声、咒骂声不断。明已不忍正视。  「后藤、快道歉!快跟灰田先生道歉!」圣美哭着催促美由纪。  「美由纪,别再固执了!」  「会死的,灰田先生,原谅她吧!」知香、未玖、绫乃、泉美,大家都哭喊着。  「就算死,也不向那种人求情!」突然听见从烧焦的私处,传来啪啪的声音。火熄了。明的手流下温热的液体。  「嘿、太好了!你憋着的尿把火熄了!」美由纪没有回答,只是从烧焦的下体不断流出尿液。SCENE-10 / 神秘的兄妹爱/ 6.13.17:00  「我来这里已有两个半小时了,你们全都在憋尿啊!」灰田看着墙上的时钟,卑鄙地说着。  「来、别客气!一个个轮流地对水桶尿尿,尿不出来的人就和美由纪一样。」灰田把水桶放在讲桌上,他就坐在旁边,要学生排队。  「谁先来?阿明,你来指名!」     明抱走美由纪。  「不、弟弟我没资格做这事!」  「别顾虑嘛!看你最想看谁尿的姿势了,你不是常去厕所看学生尿尿?哈哈哈!」  「不要说了!哥哥才不会这么变态!」未玖为哥哥辩。
青岛少妇中出欧美大奶女生色护士论坛成人影视网操屁屁自拍